中国生命教育网
首页 >>投稿专区 >> 案例分享 . 站内搜索:
  案例分享

我的一段新加坡教育经历

时间:2016年04月05日   来源:中国生命教育网   作者:月池   点击:次  
【本文摘要】2007年3月,作为国家汉办招募的一名汉语志愿者教师,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花园岛国——新加坡,接触实际教学后的第一反应却是:怎么可以这样?这太不“以人为本”了!这太“不可理喻”了! 先说分班的不“以人为本”。
 

20073月,作为国家汉办招募的一名汉语志愿者教师,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花园岛国——新加坡,接触实际教学后的第一反应却是:怎么可以这样?这太不“以人为本”了!这太“不可理喻”了! 

先说分班的不“以人为本”。学校华文部主任分给我一个四年级的华文成绩最好班和一个五年级的华文成绩最差班。她说,每个老师都是这样,带一个最好班的,就得再带一个最差班,或者是带两个成绩中等的班级,这样对老师也很公平。四年级的最好班有45人,都是成绩90分以上的;五年级的最差班呢,19人,成绩都在50分以下。五年级这19个学生当中,有18个是男孩,只有1个女孩!乖乖,这女孩要是生在中国,受到这样的待遇,她的家长不把学校弄上报纸、告上法庭才怪!明摆着是对孩子自尊心的打击、自信心的摧残嘛!说不定孩子因此就出现了心理问题,这责任一定是都要让学校承担的!然而,在新加坡,在传说中社会教育福利优厚的社会,在多少中国家长向往的双语教育最成功的国度,就真实地存在着这样的教育制度、这样的班……

再说对教师能力评定的“不可理喻”。面对着这样一个班,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把这个班学生的成绩提上来。而且那时,我深信自己的决定是对学生负责,深信以自己的能力达到这样的目标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我甚至觉得自己这样做是高尚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的表现,是在为中国教师争光。

然而,我错了。

期末考试结束了,四年级最好班成绩依然是遥遥领先,五年级最差班有8名学生成绩超过了及格分数线,即50分,其中一名的成绩高达68分。我自己私底下算了一下,班级平均分比我接手时提高了将近5分。如果是在我原来的国内学校,我这个“提分能手”肯定是会被作为典型大力表扬,成为同事学习的榜样的。我的心里的确藏着一份窃喜,期待着也会被新加坡学校的校长表扬一番……

当我在期末成绩统计会议上用精心练习过的英文向校长汇报了这个成绩后,校长——一位马来族教育管理硕士,立即向这8名学生所在的英文班老师询问了他们的英文、数学和科学的考试成绩。当他听到那几位老师说出一连串的“fail(失败,不及格)时,他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随后,微笑着向我致谢,继续听其他老师的汇报——没有表扬我。我悄悄地询问身边的华文部主任,校长为什么要询问这几个学生其他科目的考试成绩?华文部主任苦笑了一下,悄声说:“你给校长添麻烦了。”

怎么会是这样!我提高了学生成绩,得不到表扬,竟然还给校长添了麻烦?真是太“不可理喻”了!我倒要听听添了什么麻烦?

会后,华文部主任跟我进行了一次长谈。原来,在新加坡的教育理念中,“精英教育”“因材施教”是为了保证向社会提供不同行业所需的不同类型的人才。不是所有行业的从业者双语水平都需要达到听、说、读、写样样精通的同一水平,有些行业的从业者,比如销售人员、普通服务人员,双语能力只要能进行有效的口语沟通就可以了。因此,对那些将来不需要很高语言能力的学生,语言教学以听说、交际为主,公民课程却是这部分学生的重点科目。另一方面,教育部在明确设定一所学校的升学率的同时,也明确设定了一所学校小学毕业生的流失率,允许一定比例的小学生留级、辍学或升入初中后进入以技能学习为主、文化课学习速度放慢的班(快班学生初中3年就可以升大学预备班,相当于我们的高中;慢班要4年后升学,而且大多数学生是升入高级职业技能学校)。教育部规定,留级的学生必须是那些每门功课都不及格的学生,只要有一门功课及格,学校就不能把他们列为留级对象。否则,家长就会投诉。19个我辛辛苦苦教了一学期的学生,本来是被学校列为留级生对象的,因为他们的英文科目都不及格,已经被认为“不是读书的料了”,可我却让他们的华文成绩及格了,这真是让校长挠头啊!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平时那些教差班的老师对于完不成教学任务并不着急,为什么他们经常在课堂上领学生唱歌、看动画片、听故事后画漫画,做一些在我看来没有意义的活动——人才的培养标准不同、教育的理念不同,教学的内容、方法和所追求的效果自然也是不同的。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怎么也不会相信,作为教师,努力提高了学生的成绩,竟然给校长添了麻烦!真是“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呀!我们曾经深信不疑的某些“真理”,在不同的地域文化背景下,有可能就是谬误!我们曾经深感自豪的某些能力,在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下,有可能就是笑话!

由此我告诫自己:少一些盲目的自信,多一份设身处地的观察和省思,了解并尊重这个国家的公民生命状态就是这样的多样与自适,尽管他们与我的国度里的生命状态是那么的不同。

接下来的教学,我也改变了内容和方式。我不再反复帮助学生练习教材内容,而是给这些孩子看华语MTV《隐形的翅膀》,他们自己嚷着要学唱;我给他们看flash动画,听阿牛的《踩三轮车的老伯伯》,他们仿佛若有所悟,有几个还轻轻叹气;一组组生动的成语故事,让他们听后忍不住也拿起笔来画起了漫画,他们听懂了……我知道,这些东西不一定会提高他们的华文考试成绩,但会让他们更加自如地运用华语交流,更加亲近华语文化,如果他们有一天能从中汲取奋斗的力量或者获得生活的安慰,那将是我在那样一种教育制度下进行华文教学的最高价值。抱着这样的心态教这些学生,我自己的焦虑与自傲也慢慢不见了,这样的生命状态,是我之前16年在国内做教师从来没有过的。

 

也许,谦卑与体谅,是带领生命成长的必须吧。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经有 人表态:

已有 人参与所有评论

版权所有:中国生命教育网(北京生命教育科普促进会)
电话/传真:010-83207801 / 15911015618 / qq号:188526220 / 电子邮件:zgsmjy@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站技术支持:金硕网络 京ICP备100520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