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命教育网
首页 >>投稿专区 >> 案例分享 . 站内搜索:
  案例分享

和你在一起

时间:2016年04月03日   来源:中国生命教育网   作者:邵静   点击:次  
【本文摘要】“老师!老师!快回来,小玉回学校了。”这惊喜的电话声让万分焦急的我即刻放下心中的石头,“真的,真的吗?我现在就回去…….”迈着并不轻松的脚步,我急匆匆地赶回学校,小玉是谁,她怎么了? 小玉是我的学生,是我
 

“老师!老师!快回来,小玉回学校了。”这惊喜的电话声让万分焦急的我即刻放下心中的石头,“真的,真的吗?我现在就回去…….”迈着并不轻松的脚步,我急匆匆地赶回学校,小玉是谁,她怎么了

小玉是我的学生,是我的一名特殊的学生,一个慕名而来指名要到我门下的学生。20109月,开学没几天,她转来了。长期的激素治疗,使孩子出现满月脸,表情木讷,两眼无神,走路拖着步子,似乎不拉着就要倒下的木偶。“半年多前,不愿说话,不愿出门,更不愿上学,无奈休学”.说起孩子,父母声泪俱下:“你可以打听打听,孩子原来是多么活泼可爱呀,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们真没想到呀,真没想到,做梦都没想到......” 父亲愁苦地不停甩着头,摆着手,痛苦地说着。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为人之母,为人之师,怎能无动于衷,于是我接纳了她.我告诉他们,首先不要把孩子当成病人,大人首先要放下心里的负担,先从阴影里走出来,在孩子面前尽量摆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其次,我要求孩子尽快近班。第三,我和家长及时互通孩子的变化细节。送走他们,却忘不了他们乞求的话语:希望孩子换个环境能变,能有所改变呀!    

第一次面对孩子,我拉着她面对面地坐着,把她以前的优点一一罗列开了,开朗、热情,成绩优秀等等,然后故作随意地交代了几句。首先,一班这个集体每个人都很善良,每个都很阳光,不会有欺负人的事发生。其次,不管有什么事,什么想法,希望把我当成朋友倾诉,哪怕反感我的时候也要对我说出来,我也会这样对待她。第三,把自己的优势展示出来,积极表现。孩子用心地听着,还点了点头。看到她的认同,我放心了。晚上,我获悉了她对我的评价:这个老师有点不一样。

没想到第三天一大早,电话急促地响了,小玉又不想上学了,说不熟悉同学,没朋友,不知道说什么,该干什么。我对家长坚持,一定让孩子先到学校,哪怕在办公室休息。小玉来了,我只让她呆在办公室。如何让她体味班级的温暖呢?私下里,我告诉班上孩子要主动找她聊天,对她要特别热情、加倍关心。也告诉小玉要主动接近同学,朋友会越处越多。没多久,她的确交了几个好朋友。

一个月后的一节体育课,因为同学不经意一句话——你怎么不跑步,站着干嘛?她大哭了一场,又不上课了。晚上,我一方面让家人告诉她,生活中不是每个人的话听着都顺耳,不顺耳的,未必有恶意,不用太放在心上;另一方面,解铃还须系铃人,找了那个说她的女孩,告知事情的严重,请她诚恳道歉,并交代同桌的女孩和小玉的好朋友,告诉她们,晚上一定要先后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想她了,赶紧来上课吧,要让她觉得自己很重要,自己被需要!经过同学的劝慰,第二天她像没事人一样来了。渐渐的,一件件的事情,让她觉得我很重视她,她也开始在乎我对她的看法、态度了。

受过打击的孩子就是太脆弱,坦白说,那段时间,我一听到小玉爸爸的电话,神经都紧张,因为无法预测又要发生什么。一天下午,小玉午休不想起来,又不想上学了,死活不接我的电话,爸爸有点想妥协,可我坚持对她爸说:“你如果这样一味地顺从她,她怎么能好起来?这种方式疼爱她合适吗?既然她很在乎我,请转告她,一定要来,我想看见她!”一听这话她很快来了,她很聪明,会权衡轻重,可见学校还是对她有吸引力的。对她,有时真的要软硬兼施。

很快迎来了第一次期中考试,她原本成绩不错,我没什么担心的,可距离考试还有两天,电话又来了,孩子很紧张,怕考不好老师嫌弃,心跳150/分钟,医生说是考前焦虑症,能否不考。我先是同意了,可静心一想,还是决定让孩子参加考试,如果不让孩子放松心情过了这个障碍,这个坎,以后怎么办?小玉来了,想着她如此依赖我,我送给她一个小挂件,告诉她:“考试如果紧张了就把小挂件握在手里,就想着是我在陪着你,我和你在一起,别担心,我们永远在一起”。

考试开始了,我却从未有过的紧张——只为小玉。第一场下来,有两道难题,真怕她因此而畏惧。我悄悄走近她,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还可以吧?”看着她笑,我放心了。可第二场英语,英语老师说有道题没练过,我又紧张了,会不会出问题?提着心等到考结束,她的一句“还好!”,让我长舒一口气,从未有过的轻松。期中考试结束铃声一响,看着她笑了,走过去,张开手臂“来,抱一下,祝贺你!”

晚上,孩子高兴地对爸妈说:“老师今天抱我了……”

    接下来的日子孩子有了喜人的变化,不过遇到了刺激还是会有反复。这不,今天她经过走廊,碰到了其他班几个调皮的孩子,嘲笑她的样子,嬉笑地喊她:恐龙,恐龙,鸭子,鸭子。这个刺激太大了,她哭着冲出了学校,当我追出去时,她已经无影无终了,我只能在路上漫无目的找呀找,茶餐厅,理发店,水果店……一点信息也没有,我的心在往下沉,脚步也越来越重了,半小时,一小时……铃铃铃,电话响了,孩子回学校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小玉敢于面对羞辱自己的人,平静地说:“我原谅你们了,但以后不能这样,对谁都不能!”这样劝诫的话出自她的口中,让她的父母不禁握紧我的手激动地说:“那个开朗,宽容的孩子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我笑了。

最后,我想借用美国心理学家吉诺的一句话与大家共勉:

“在经历了若干年的教师工作之后,我得到了一个令人惶恐的结论:教育的成功与失败,我是决定性的因素。我个人采用的方法和每天的情绪,是造成学习气氛和情境的主因。身为教师,我具有极大的力量,能够让孩子们活得愉快或悲惨。我可以是制造痛苦的工具,也可能是启发灵感的媒介。”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经有 人表态:

已有 人参与所有评论

版权所有:中国生命教育网(北京生命教育科普促进会)
电话/传真:010-83207801 / 15911015618 / qq号:188526220 / 电子邮件:zgsmjy@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站技术支持:金硕网络 京ICP备10052064号